汕头足彩击溃私彩体彩站由3家激增至20家

2017-3-10 admin

南方网讯 张小姐,潮阳人,在广州工作,12月8日回到老家,在一家体彩投注站,蜂拥而至的足彩彩民令她吃了一惊,张颇为感慨地说:潮阳人的精神面貌好多了,以前买私彩时,都是“红”着眼睛,迷迷糊糊的。

    作为全国首批经济特区之一的汕头市,近几年曾因某些市场秩序方面的问题而恶名在外,地下六合彩泛滥则是其一件引人瞩目的家丑,潮阳更是当地私彩流毒的重灾区目前,这种情况正在发生急剧的变化,随着政府打击力度的加大,私彩在汕头已慢慢消退。记者近日在当地采访发现,一度被私彩冲击得无法立足的公彩,又呈现出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而今年10月22日足球彩票上市,对私彩庄家们更是致命一击。潮阳市中山中路14号汕头体彩第04045号投注站业主陈楚振说:“可以说,在足彩上市后,汕头的公彩彻底压倒了私彩。”
    
   公彩曾经无处立锥

    1994年体彩首度出现时,潮阳市共有20多家投注站,1998年至1999年间,这个数字骤降至3家,这正是六合彩大行其道的日子,一家体彩站的月销量竟然只有200元。

    如今私彩奄奄一息

    足彩上市后,汕头体彩站由82家增至116家,潮阳则由3家激增至20家,其第5期足彩销量较首期涨长了4倍。

    公彩宣传应更深入部分当地人不能意识到公彩的社会意义,仍把公彩视为赌博,将政府视为“庄家”。

    汕头市于1994年开始销售传统电脑型的体育彩票,一个星期只开奖一次。据汕头市体彩中心负责人介绍,因为那时还没有私彩,汕头体彩销售情况看好。例如潮阳市有20多个投注站,每期销售额为20多万元,也就是说一个体彩投注站每月的平均销售额为4万多元。按照6%的抽成计算,每个体彩投注站一个月经营利润少说也有2400元。

    但从1998年底开始,香港“六合彩”开始进入汕头市。用当地人的话说,最初,他们只是买“内围”,也就是完全按照香港“六合彩”“46选7”的玩法去买,先选好号码,然后让人带到香港去买彩票,买回彩票后,委托人给被委托人支付一定的“劳务费”。

    后来,一些“精明”的被委托人发觉其中有利可图,便以香港“六合彩”为依托,自称“庄家”,推出“特码”、“连码”等玩法,并制定相应的赔率。比如“特码”的赔率,一般为1赔35。由于庄家之间的竞争相当厉害,有的庄家为吸引更多的投注额,提高了赔率,最高的达1赔39———也就是说,你用10元买一个“特码”,如果猜中的话,你就可以得到390元的“奖金”。

    以上所说的就是私彩。汕头当地人把买私彩叫做买“外围”。私彩曾经在汕头市,尤其是潮阳十分猖獗。据了解,1998年到1999年上半年,私彩在当地还是个新事物,还没有多少人意识到它的危害性,所以,当时的私彩销售完全是光明正大的,投注点随处可见,他们的投注点甚至也有“兼营”和“专营”之分。

    12月8日,记者在潮阳市采访。当地市民形容起那时候私彩窝点的繁荣时说,“和现在的体育彩票投注站一样,人山人海,车水马龙。”

    当地人透露,那时候,潮阳市几乎80%的家庭都在购买私彩,上至六七十岁的老头,下至几岁的小孩都是私彩的“拥趸”。人们对私彩的痴迷达到了疯狂的程度,为了能够求码,他们求神拜佛,甚至“请教”疯子,迷信梦境。

    私彩的泛滥,把公彩逼到了绝境。在最惨淡的1998年至1999年间,潮阳市体彩投注点从原来的21个骤减至3个,每期销售额只有两三千元。据潮阳市最早卖体彩的陈楚振说,最惨的时候,他的投注站一个月的销售额只有200多元。

    是什么原因导致私彩在汕头市红极一时呢?一些现在已经“清醒”了的汕头人向记者分析道:

    一是私彩在当时还是新事物,人们对其缺乏足够的认识,以为10元钱可中几百元是“以小博大”的便宜事。

    二是政府发行的各种公彩,相对于私彩来说,宣传太少。以至于许多当地人认为,体育彩票“36选7”不具有吸引力,因为花2元买1注体彩,猜中4个号码也就只能中个10块钱。很少有人看到2元钱可以博中500万元。

    汕头人对私彩的痴迷令他们付出了沉重的代价。据了解,因为私彩而倾家荡产的大有人在;由于人人沉迷私彩,当地的经济发展受到了很大的负面影响。记者近日所采访的几位当地的个体户和国有百货承包者反映,在私彩大行其道的时候,他们的商品销量明显下降。
    如今你到汕头甚至潮阳,所看到的将是另一番景象。昔日冠冕堂皇的私彩销售点不见了,当初满天飞的形形色色的《玄机报》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装修气派、形象美观的公彩投注站。

    据了解,今年下半年,当地居民纷纷申请要求设立体彩、足彩、福彩投注站。汕头市体彩投注站在足彩上市后,由82个增加到了116个,还有七八十个投注站正在审批,以后将一批一批地开通。而曾经出现“退机”事件的潮阳市,体彩投注站又由3个激增到了20个,而且每天都有人在申请开办投注站。原来退机的也纷纷要回彩票销售终端,重新经营。

    从汕头市体彩中心统计的数字来看,政府发行的公彩呈现节节攀升之势。以足彩为例,前5期的总销售额依次为50万、80万、150万、200万和250万。潮阳市也同样出现喜人景象,其足彩前5期销售额由首期的5万元逐步增加到了第5期的20万元。

    12月8日,记者在潮阳市中山中路14号汕头体彩第04045号投注站采访时,遇到一位郑先生。他说,政府发行的公彩,尤其是足彩,逐渐受到人们的青睐。而私彩的生命周期极短,迅速鼎盛,也将急骤消亡。现在买私彩的人,已经很少了,只剩下少数老年人,每期买上几块钱。

    那么,是什么促使曾经盛极一时的私彩顷刻之间成了“短命鬼”呢?潮阳市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政府官员认为:

    第一,私彩严重的危害性日益凸显,有人为它倾家荡产,民众的生活水平明显下降,也有庄家输红了眼,不付钱就出逃;因此而滋生的黑社会,时有打架斗殴事件发生等等,引发不少刑事犯罪,社会治安比较混乱。

    第二,政府部门加大了打击的力度。早在1999年6月份,当地政府部门就开始打击私彩。据资料显示,仅今年5月份以来,汕头市公安机关就开展了两次声势浩大的打击私彩的集中统一搜捕行动,共出动公安干警和武警官兵1000多人,共捣毁利用香港六合彩赌博的47个窝点,缴获赃款100多万元,“六合彩”非法刊物2300多份。

    第三,人们逐渐认识到公彩,特别是足彩的吸引力。一位林先生认为:“足彩最大的吸引力是可分析、可预测,而且现在有关足彩的宣传材料非常丰富,投注十分方便。”

    让汕头人高兴的是,汕头人买足彩,中奖率非常之高。据统计,足彩发行5期以来,其中奖金额分别为6万元、23万元、75万元、568和323万元,中奖总金额占其总额销售的比例竟高达93%。到第5期为止,汕头共中出5个一等奖,其中3个500万,2个100万。
    一位周先生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如果政府加大“足彩”的宣传力度。“六合彩”将不攻自破。

    连日来,记者辗转汕头市区、潮阳市采访,接受采访的10多位彩民反映:他们和他们身边的亲朋好友都纷纷与“六合彩”决裂,转而购买“公彩”。

    形势的确是一片大好,但也不无担忧之处。记者在采访中发现,不少人转而买“足彩”的原因只是他们认为国家发行的彩票安全,能够百分之百拿到奖金,不会出现庄家出逃的情况。另外,当地的部分居民仍不能认识到国家发行彩票筹集公益金的意义,而把政府当作“庄家”,认为买公彩也是赌博。看来,汕头有关部门有必要对公彩做更多的更深层次的宣传。

  停售百货专营彩票

  位于潮阳市中山中路14号的一家体彩投注站,是潮阳卖公彩经营时间最长的投注站,即使是在潮阳公彩乏人问津,大部分投注站纷纷
退出的时候,该投注站仍然坚持了下来。据介绍,该投注站曾经迁址过一次,迁址前后的最大不同之处是:以前主要卖百货,顺便卖彩票;后来变为主要卖彩票,顺便卖百货;现在则是专营彩票了。

  投注站里人气很旺

     这家投注站的业主叫陈楚振,他的投注站面积有20多平方米。店铺前张贴着明显的“足彩”和“体彩”形象标识,远远地就能看见。店门两边有一副对联:走过路过不要错过,体彩福彩天天好彩,其中“天天好彩”借鉴的是本报的同名版面。

     投注站用半面屏风隔成两部分,前面的一部分摆设着卖彩票的设备,还有专门用于填写投注单的投注台;后面一部分则设有茶几和座椅。记者采访时发现店里坐满了人,都是在研究当期足彩的投注。

     在售彩设备和投注台之间,摆着一个玻璃柜台,柜台里摆放着一些日用百货和儿童玩具。据陈楚振介绍,从这个玻璃柜台里可以看到这家投注站的过去。

  爱人曾经反对设站

     据介绍,陈楚振夫妇原先都是潮阳市百货公司的职工,1990年,两人承包了百货公司的部分柜台,经营儿童玩具和日用百货,1994年,陈楚振通过朋友在汕头市体彩申请到潮阳市第一家体育彩票投注站。

     陈楚振说,那时候条件非常艰苦,销售设备就放在他承包的百货公司内,白天搬一张桌子出来销售彩票,晚上再搬进去。那时候交付彩票销售款要把现金送到汕头市体彩中心去,不像现在可以通过银行汇款结账,非常不方便,这种情况直到1999年才开始转变。

     陈楚振的爱人当时并不赞成他设站卖彩,因为她认为买彩票也像是一种“赌博”,看到别人买了彩票没有中奖,会觉得“很不好意思”。
     陈楚振的爱人说,最终还是他说了算的,他要经营投注站我只有支持他啦。

  最差一期卖二百元

     陈楚振夫妇俩都表示,经营体彩投注站七八年,实际上并没有赚多少钱,据陈楚振回忆,投注站开业后的前几个月还可以,每一期能销售1万元左右。但好景不长,几个月后销售额就开始下滑,1997年到1999年,是彩票销售的最低谷,最差的时候一期只能卖出两三百元。公彩发行遭受重创的主要原因是:私彩开始侵入汕头,并逐渐蔓延。

     陈楚振说,私彩的猖獗不仅直接冲击了体育彩票销售,也间接地影响了他承包的百货店的经营。他说,长期以来,他的一家都是靠经营百货生活的。1990年开始承包后,他的百货店在四五里都保持着较好的经营状况,最多时有6个员工,他本人也买了房子,买了一处上下两层总共40平方米的店铺,基本上都是用那时的积蓄。但1997年前后,他的百货店的利润开始直线下滑,员工最少时只剩下2人,月销售额最差时才一两千元。

  去年十月彩票升温

     据介绍,在公彩最低迷的时候,潮阳市21家体彩投注站中有十几家要求退机,最后仅剩下3家。陈楚振说,他当时也考虑过退机,是汕头市体彩中心主任的一番话才让他鼓起勇气坚持下来的,当时那位主任对他说:公彩虽然处于劣势,但只是暂时的,公彩的市场前景肯定会好起来。

     陈楚振是上个世纪70年代的高中生,又是个生意人,而且爱好体育。他自己也看好公彩的市场前景,况且他的投注站在当时仅是“兼营”,经营成本极小,所以,他打消了退机的念头,将投注站一直经营到现在。

     陈楚振说,随着政府有关部门不断加大打击私彩的力度,公彩的销售从去年开始逐渐升温。但他没有想到的是,倒是百货店先撑不下去了,去年10月份,他放弃了百货公司柜台的继续承包,把彩票销售点搬到了潮阳市中山中路14号,也就是现在的店址。他说,原来那些没有卖完的玩具和日用百货也一起搬了过来,但这些东西现在基本上都卖不动,其中大部分儿童玩具已经一件件地送给亲朋好友了。

  若中大奖要办沙龙

     陈楚振说,公彩畅销让他们一家人都看到了希望,特别是“足彩”的上市,更让他坚定了经营彩票投注站的决心。现在,他的投注站已经成了彩票专营店,每期足彩销售额为1万—2万元,体彩“36选7”每月销售1万多元,“4花选四”每月几千元,而且他还经营着“南粤风采”电脑型福利彩票,他说“南粤风采”要比体彩“36选7”好卖一些,足彩上市对它的销售也没有多大的影响。

     陈楚振说,“足彩”的参与性很强,对彩民的吸引力比较大。为了方便彩民,他收集了多家报纸的分析、预测贴在墙上,供彩民参考,其中还有本报的“老六猜球”。此外,他还经常买一些足球方面的报纸,免费派发给彩民。

     陈楚振自己也买足彩,每期花一两百元左右,他说,要是能中奖,他马上就租个面积更大的店铺,搞彩票沙龙。

     陈楚振的爱人对彩票的看法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前天,她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这些彩票都是国家的,彩民少买一点,经济上不会受多大影响,既可以支持国家事业的发展,又有中奖的机会。假如有人买得太多,我们还会劝他要慎重呢。”说完,她用手指了指投注站内的墙壁,上面贴着“彩市有风险,投注要谨慎!”

  彩民访谈:

  我们再不买私彩

     采访汕头当地人,如果想请他们谈谈以前买私彩的情形,以及现在买公彩的感受,是比较困难的一件事情,尤其是那些曾经被私彩害
得倾家荡产的人更不准接受采访。据几个体彩投注站的老板分析,可能是因为他们还心存顾虑,或者是往事不堪回首。但这些投注站老板仍很热心地帮记者联系,记者终于如愿以偿地采访到了几个曾经买过私彩的汕头人。当然现在他们已经“金盆洗手”,只买公彩了。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他们都说,私彩是害人的东西,现在身边的亲朋好友都已经转买公彩了。

  “玄机报”里看出私彩玄机

     郑先生是个难得的爽快人,听说记者要采访,竟十分主动地说:“好啊,采访这件事是好事,就是要多报道,让更多人知道‘六合彩’不能再买了。”

     郑先生家住潮阳金浦街道。1999年,他听说有一种私彩可以买1赔7,他就去买了。他说,那时候,私彩在潮阳十分泛滥,大街小巷都有卖,他每期都花几十元钱,买了半年多,不过从没中过奖。但是那时候,大家都在买,每个人都想买,在那样的氛围里,他根本收不了手。

     郑先生说,为了“求码”,他也跟着其他人买了一份“玄机报”,谁知打开一看,他就觉得其中有很大的破绽:按照它们的提示,选择任何数字都可以自圆其说!当时他还想到,如果这些非法刊物真的能够透露中奖号码,为什么那些印刷刊物的人自己不去买呢?

     “所以,我觉得这些东西都是骗人的。”郑先生说。自那以后,他就再也不买私彩了,而去买体彩和福彩。

     郑先生对足球一窍不通,但他说,足彩很“好玩”,他每期都要买10元钱。

  公彩不用担心“庄家”会跑

     相比之下,周先生受“六合彩”的影响较深,在与他交谈时,记者注意到他不时使用“庄家”、“玄机”之类的词语。

     周先生也是1999年开始买私彩,因为是生意人,所以出手较大,每期都花几千元,他说:“中小奖,输大钱。到最后还是输了。”

     周先生说他买“六合彩”还是很克制的,他有一个朋友,完全迷上“六合彩”,真的输得很惨,正常的生意也荒废了,现在已沦为了街头流动摊贩。

     周先生说,他是一个月前开始买体彩的,足彩也是每期必买,每期花费200元—400元。

     当记者问及周先生体会到的公彩和私彩的区别时,他说:公彩是国家发行的,有“靠山”,跑不掉,不像私彩,中了奖,还要担心庄家会跑掉。不过,周先生觉得,公彩的宣传力度还不够,如果宣传得当,私彩会不攻自破的。

Powered by emlog